首页 > 汽车 > 万博服务器限制ip访问,新化股份登陆A股:曝董事长曾“被索贿”50万

万博服务器限制ip访问,新化股份登陆A股:曝董事长曾“被索贿”50万

2020-01-11 17:49:39   来源:网络

万博服务器限制ip访问,新化股份登陆A股:曝董事长曾“被索贿”50万

万博服务器限制ip访问,新化股份登陆A股:曝董事长曾“被索贿”50万 蹊跷赠送报废奥迪

原创: 胡飞 

去年赚1.7亿。

6月27日,浙江新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化股份”)正式登陆A股。截至收盘,新化股份报23.46元/股,涨幅为44.01%,换手率0.11%,成交额87.70万元。

新化股份总部位于浙江省建德市,前身为国营新安江化肥厂,1997年改制成立建德市新化化工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新化股份登录新三板。2017年12月,新化股份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拟赴上交所上市。

该公司主营业务为脂肪胺、有机溶剂、香料香精、双氧水等的生产与销售。财报显示,2018年新化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2.32亿元,同比增长10.1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1.75亿元,同比增长46.89%。

截至2019年6月,新化股份第一大股东为建德市国资公司,持股比例22.97%,第二大股东胡健持股比例为14.07%,其他股东持股比例均在 5%以下。由于公司不存在单一股东持股比例超过30%的情况,且股权较为分散,故而“不存在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二股东胡健出生于1952年,中国国籍,大专学历,目前担任新化股份董事长。履历显示,胡健于2008年6月至2014年1月任新化股份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2014年2月至今任新化股份董事长、党委书记。

巧合的是,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原建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程茂红曾利用职务便利,为新化股份下属企业建德市新化综合服务有限公司涉环保项目审批提供帮助,并于2013年10月和2014年3月分两次收受新化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某“好处费”共计68万元。对照履历可知,“胡某”正是新化股份董事长胡健。

2018年4月,新化股份发布公告称,经侦办机关认定,胡健与程茂红的经济往来“存在被索贿的情节”,但“无证据显示公司及胡健是否据此获得了不正当利益”。

北京市东元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戴睿律师对时间财经表示,不正当利益的表现形式多种多样,有时候是能够以非常清楚的证据显示出来,有时候会以正常的表现形式掩盖起来。本案中,如果依照正常程序,企业可能在人力、物力、时间成本方面有较多付出,程茂红的帮助会让企业节省这些成本,而这些成本的节省会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所以本案中,检察机关存在错误的认定,不排除故意或者人为的有意保护胡健的可能。

关于“董事长被索贿”等问题,时间财经致电新化股份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被“索贿”68万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7)浙刑终406号》(以下简称“《裁定书》”),被告人程茂红1959年出生于浙江省建德市,原系建德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曾任建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等职,于2017年1月被逮捕。

《裁定书》显示,2003 年和 2006 年,被告人程茂红应浙江新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某的请托,利用其担任建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职务便利,为新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企业搬迁、供电等事项提供帮助。

2013 年,程茂红利用其担任建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职务便利,为新化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属企业建德市新化综合服务有限公司涉环保项目审批提供帮助。2013年10月,程茂红伙同其子程某2(另案处理)以投资基金为名,收受胡某所送好处费50万元。2014 年 3 月,程茂红收受胡某所送奥迪牌轿车一辆,价值18万元。

2018年4月,新化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胡健先生及相关人员曾于2016年11月配合该案侦办机关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反贪贿赂局进行案件调查。经侦办机关说明,未对公司及子公司和胡健进行立案侦查。

根据公告,经侦办机关认定,胡健与程茂红的经济往来“存在被索贿的情节”,其中:2013年10月董事长胡健应程茂红的要求,以投资款的名义送给程茂红 50 万元;2014 年 3 月将公司一辆拟报废处理的奥迪A6轿车(行驶里程38万公里、账面残值2.37万元,审判过程评估价值为18万元)送给程茂红。除此外,“无证据显示公司及胡健是否据此获得了不正当利益”。

新化股份表示,该案件已终审判决并生效。经执法机关认定、相关查询结果及获得的证明文件等,对于公司和公司董事长,不涉及前期侦办过程中的立案侦查情况,没有行贿犯罪记录或其他违法犯罪的记录,也无证据显示获得了不正当利益。

基于此,新化股份认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及胡健担任公司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带来现实或潜在的不利影响;同时,该事项不会对公司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应收账款逐年递增

除了被“索贿”问题外,新化股份还存在偿债、应收账款较大等财务风险。财报显示,报告期各期末,新化股份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24%、56.21%、55.21%和54.45%,流动比率分别为0.97、 0.99、1.16和1.20。

公司短期偿债能力虽逐步提升,但若未来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不充足,或对外筹资能力受限,将对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招股书显示,除自身盈利外,新化股份营运资金增长主要来自银行借款和供应商的商业信用等短期性债务。

报告期内,新化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465.10万元、1.24亿元、2.02亿元和8076.06万元。在生产经营过程中,公司采购、生产、销售及回款存在时间性差异,或造成阶段性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数。这意味着,新化股份仍存在短期运营资金紧缺的风险。

截至2018年6月30日,新化股份应付账款余额为1.8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88.86万元,银行借款余额为3.3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119.56万元。若供应商的信用政策发生大幅变化或商业银行借款到期后无法及时续期,或公司经营情况恶化,公司可能会面临较大的偿债风险。

此外,报告期各期末,新化股份应收账款分别为 1.60亿元、1.89亿元、2.05亿元和 2.36亿元,占公司流动资产的比重分别为27.00%、27.65%、23.93%和 25.03%。总体而言,公司应收账款占比稳定,但金额较大。若下游客户遭遇财务状况恶化或遭遇宏观经济调整,则公司存在大额坏账风险。(北京时间财经 胡飞)